首页 > 传销窝里的女人 > > 正文

[传销窝里的女人]传销窝里混乱男女关系,传销窝里的腐

日期:2017-07-09 02:43:27编辑作者:辉煌国际线上娱乐

  

  14日,记者找到黑龙江省某高校大四学生文建,听他讲述了被骗入传销组织到成功逃跑的12天梦魇般的传销生活。为创业轻信他人陷魔窟今年4月21日上午,文建接到陕西老乡哲学系学友李桥的电话。李桥电话中说,他和几个同学在德州合伙开店,缺人手,请文建去帮忙。一直苦于没找到工作的文建满口答应下来,第二天就坐上了去德州的火车。但当文建在德州火车站看到李桥时,却发现李桥目光呆滞,根本没有创业的精气神,特别是与他随行的那个20岁左右的男子,衣着破旧。在前往住处的路上,李桥说:“德州非常乱,咱们现在是与人合住不安全,你把贵重物品和身份证交给我,统一保管。”文建虽然不愿意,但还是“入乡随俗”,将身份证、身上仅有的100多元钱以及一套西服都交给了李桥。文建问李桥搞的是什么项目,自己主要来做什么工作,李桥说明天再说。

  

  晚上6时多,李桥将文建带到郊区的一个平房,一推开门,迎上来六七个20多岁的年轻人,纷纷与文建热情地握手:“你好你好,我是来自陕西的……我是来自河南的……我是来自河北的……”进屋后,文建被动地和屋里人一起坐在地上围成圈唱歌。当时文建心里想:“这个企业文化搞得不错,员工个个精神饱满。”这时陆续有人从外面回来,每进来一个人,大家都互问“大家辛苦了!”就这样唱歌、问好一直持续到11时多,来了一个所谓的女“领导”,大家争先恐后地冲上去与之握手,互问辛苦。女“领导”发话让大家休息。这时有两个男生负责在地上铺床,其他人都到外面洗漱。几个“同事”争着帮文建打洗脚水,甚至要帮他洗脚洗袜子。吓得文建连忙推脱,但觉得从未有过“同事情”。当晚,文建在兴奋和迷茫中,与十几个“同事”睡在了这个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冰凉的石灰地上。天天“上课洗脑”,不服挨打受骂“昨天你还是个穷光蛋,明天醒来,你就发现自己身子底下全是钱!读了大学又有什么用?现在大学生多了,有几个发财?赶紧抓住机会,大发一把!……”

  

  第二天早上6时起床后,文建又被迫与“同事”围圈做游戏、唱歌。文建开始对这种无味的游戏反感了。8点钟开饭,文建分到一碗盐水煮大头菜和两个冷馒头。饭后那个女“领导”开始给大家讲了一个人如何一下挣了大钱的故事,并让大家轮流讲故事。随后文建被3个人带着去看“刘德华演唱会”。走了1个多小时,文建走进一间大房子,里面人头攒动。文建被推上台唱了3首歌,并做自我介绍。后来上来一个主持人模样的人,开始训话,下面的人疯狂地喊口号,并有节奏地鼓掌。那个主持请出一个叫A的所谓成功人士谈成功史,下面七八十人高喊成功人士的名字A、A、A、A……下午4时吃饭后被带去见领导,文建问领导你们干的是不是非法传销。那个领导当即翻脸并怒斥他。第四天所谓的领导见文建不听课,就派4个人与他形影不离,连上厕所都跟着他。也就是这一天,文建被转到另一个寝室,这个寝室也住十几个人,同样要玩游戏,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唱歌、讲故事而是“打屁股游戏”,输了的人要被大家轮流打屁股。文建觉得被羞辱,与他们吵起来,一个叫李光的领导打了他脖子两下,还让手下按住他的手不许反抗。从这天起,文建每天上午被带去听课,下午要接受考试,答不出上午讲课的内容就要受到打骂。

  

  文建说上课内容就是让听课人花2900元买根本不值钱的化妆品,如果买两套就能成为会员发展下线。发展两个人入会,就能提成1100元。文建说:“我终于知道老乡为什么骗我到这了,他已被人控制。但我决不能骗自己的朋友、同学入深渊!”不愿同流合污,跳下三楼逃跑就这样又过了4天,文建被地狱般的生活逼得近乎发疯,他开始想办法逃离这个魔窟。可是每天都有4个身材高大的人看着他。第八天去上课的路上,文建开始发狂,乱喊乱叫,见地上的草就拔,然后朝人乱扔。见文建拒绝上课,李光让五六个人把他拖进一个小黑屋殴打。大约厮打了半个小时,李光威胁他说摆在前面两条路,一是拿4000元钱,一是把他送派出所。文建说没钱,送派出所吧。李光当即给了他两耳光,文建天旋地转,耳朵嗡嗡作响,听不清声音了。“他们没有放过我,几个人上来一起踢打我十多分钟。为自保我同意拿钱。”文建的耳膜被打透孔。第八天下午,文建在4个人的监视下给家里打电话要钱。打完电话后,文建被关起来。第九天,文建被押去听课,看见了同校大二的同学王真。文建回忆说:“王真可是系里考第一的学生,怎么也被骗到这儿来,我想和他说话,他一直抓住我的手不放,眼睛里充满无奈和期盼。后来押我的人把我们强行分开。”文建被单独关进一个小区3楼的房间里,门外有人轮流把守。文建几次伺机逃跑都没成功,后来他发现窗口的石榴树长得非常繁盛,地面潮湿长满小草,上面还有好多垃圾废物,他决定跳楼逃跑。文建说:“第12天早上4时,也就是5月5日,我看监视我的两个人都在睡觉,就决定逃跑。我扒着窗户往下顺自己,我又抓住窗下墙体一根裸露的钢筋下到二层,从二楼跳了下去,安然无恙。我拼命地往小区外跑,翻了4道墙才跑到街面上。当时我浑身是土,脸上有伤,手在逃跑时划破,流着血。我打了出租车去禹城。向司机借了电话,给禹城的同学打电话,让同学帮忙付车费,车出了德州市区,我才松了口气。”

  

  山东警方又救出3名哈市大学生5月6日,文建回到哈尔滨想到自己虽然出了魔窟,但还有同学在受折磨,他毅然向公安机关报了案,并将他在德州非法传销窝点里看到本校学生李桥、王真的事告知学校。经多方努力,省公安厅与山东德州公安局联系要求配合救人。5月11日下午,文建与王真的系领导、公安厅办案人员以及被骗同学家长一起到了德州。德州公安局经侦支队非常重视此案,协同德城区公安局经侦大队和新城派出所近30名警察一起参加营救哈尔滨大学生的行动。按文建提供的3处传销团伙的聚集地特点,民警们兵分3路进行排查,于当天傍晚6点左右,查清文建被骗到德州第一住处为德城区东七村一平房处,文建跳楼处为邹李小区一居民楼,文建被打和上课的地方为德城区向阳路一居民小区平房。当晚8点,民警们冒着大雨对第一处进行清查,抓获6个传销分子的同时,找到了大学生李桥,但未找到大学生王真。5月12日上午9点,20余名警察在向阳路一平房内将主任级头目李光抓获,共抓获传销骨干分子25人,驱散解救传销人员60余人。下午4时许,李光交代王真被关押在邹李小区一小屋内。王真被解救出来,抱着系主任失声痛哭。与此同时,该校另一大学生张华也被找到。

  

  据德州警方介绍,当前就业形势严峻,许多在校生都有积累实践经验的渴望,传销组织正是迎合了他们的这种心理,大肆散播传销“锻炼人”、“轻松赚大钱”的谎言。在参加非法传销的过程中,大学生们常常和他人一起睡地铺、一起捡菜叶、一起分享“成功”的感受,这极易使涉世不深的学生从中得到被关爱、被赞美的内心满足。而这些学生一旦入套,他们会通过强大的心理攻势和严密的组织控制,慢慢将学生们“俘虏”,最终使其沦为传销组织者敛财的工具。文建对记者说:“现在又是大批大学毕业生走出校园,走向社会的时候,愿我的经历能给他们绝对的警醒,也愿所有人在求职的过程中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辙……”(文中学生名为化名)

相关文章

?

14日,记者找到黑龙江省某高校大四学生文建,听他讲述了被骗入传销组织到成功逃跑的12天梦魇般的传销生活。为创业轻信他人陷魔窟今年4月21日上午,文建接到陕西老乡哲学系学友